NodYoung:小圈

今天快快地说一件小事。

周末我建了个收费群,原因是这样的:我觉得离开微博是迟早的事(话题不展开了,大家都能感受得到颓势),微信公众号好但互动密度比较低,更合适做成我主动发布,用户被动接听的方式,相对正式,当然也就低频。

这时候,冯大辉老师推荐了一个新app,是个“小圈”社交app,可以付费问答,可以发图发长文,发网页链接发私信,跟微博的基础功能比较相似,加上朋友圈的范围定义,所以,得到的结果就是:一些有着共同目的的人汇集在一起成为较小的“微博”。回到我的需求,我想剔除那些没用的信息,无效的人群,让内容更有针对性,更垂直,人群共鸣更强烈,简单了说,杂音更少,是自己人。

我的目的是什么?就是能把我,我们或者我认为好的设计通过这个渠道传递给这些人——这些对我们有着或多或少认同感的人。逐渐会改变他们的一些看法和习惯…“等会儿,你不就是想从他们身上赚钱吗?养肥了吃” 哎呀,你看看,为啥说的那么难听呢。不过,意思是没错的。这个世界的真相是什么,是一群人弄出需求来让另一群人关注,其实大部分是你并不需要的,比如减肥,前者是商业,后者是消费者。消费者总是要消费的,只是需要去摘选商业里的故事和信息。你觉得这个东西让你美好了一点点,是因为商业一直在铺垫,这样的你值得拥有。那你是不是真的变美了?是。因为,你身边的人都很羡慕你。我当然不是做减肥产品,我没那么无聊。我在兜售品位,一种由设计师建立起来的品位,它与大众品位有距离,但我认为这个距离是高级的,所以我有使命和愿望让这些“有点不同的东西”让更多人接受,多少也有赌气的成分,我讨厌随处可见的丑陋的贴满花的狗屎。当然,我不愿意把这些白给你,需要你拿钱来买,这样你自己也会更珍惜,更自豪。

为什么羞于去谈钱呢?我们总要消费的,消费是为了满足自己,提升自己的价值,用物质去武装自己。一个人开着八十万的车就是满足、提升和武装自己,因为二十万的车早就已经解决功能问题了,是吧?当然,你在物质的选择方式上可以选择低消,倾向在精神上得到更多的满足。老罗就是这种人,他不介意穿什么,但他买十几万的音响,买几十“公斤”的唱片。所以,你总是要消费的,看你愿意为了什么埋单罢。前两天跟一个朋友聊天时,她说:现在的人很怪,吃选择吃最便宜的,生了病吃药要吃最贵的。我觉得这是挺悲哀的一件事,对自己太不好了。

我不忌讳谈钱,因为我觉得自己的东西足够好。我的收费群的收费标准是68,是十美金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十美金,照今天的牌价68要比十美金贵,但这个不重要。我想收的就是模糊的有一点费用的费用。我自己也没想好进来的人能干什么,能得到什么,我没有预设的结果和条件。事实上,当几百人进来以后,当一些设计师(我现在还没法猜测他们的能力,但大部分应该是入门不久的)、摄影师、工程师、律师、英文同声传译和服装厂老板进来以后,我才知道,这里也是一个小社会的缩影,大家是为了我个人或是为了设计而来,是一个共谋的派对,有很多种可能。

然后,今天,确切的说是今天下午发生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。有一个陶瓷厂的朋友私信我,说看看他们的产品,问我有没有打样的需求。我看了一下觉得不错,开始想近期的一些合作可能。我突然觉得,这不就是福利么?设计师找加工厂一直都是很难的,大家缺乏基础信任嘛,那群正好解决了这个问题啊。于是,我发帖给大家说,欢迎供应商入驻,为大家提供打样和咨询服务。然后印刷厂出现了,丝网供应商出现了,法律援助也出现了,服装定制打版也出现了,这个群就这么一个小时就生出了供应链。感谢互联网!

我还是说不好,这个群该怎么弄。可能一说到卖东西,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,也很有可能他们不会买账。都没关系,will see

以下是一些现场实录:

ta 们在介绍自己喜欢的书店,和自己拍摄的作品

nod01

nod02

ta 们在给一位同学出主意

nod03

ta 给我发来样品的照片,我们在看未来有没有合作的可能

nod04

nod05

nod06

nod07

ta 们都在这里

nod08

原文链接:《小圈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