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dYoung:有做设计的窍门吗?

有做设计的窍门吗?

问个问题啊,如果是同样的生活标准和健康标准,你更愿意当一个非常正常的人,还是当一个有点疯的人?我(前面的)问题问得不好,应该不描述程度,程度是无法想象的。我只是想跟大家探讨对于“怪人”的看法。这么说吧,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们(那些正常人)所形容的正常人,所有人都有点怪,都有点问题,都有点莫名其妙的东西。但,大家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,躲躲闪闪的,过程里丧失了天性。我觉得人的天性就是那些奇怪的东西,就是人与人之间不同的那些东西。往职业了说,为什么我觉得中国好设计太少,就是因为中国人没个性,中国的设计里没有个性的主张,整体一致就是无意识。

没有光和影,我就难以理解摄影

问:最近在做logo 有什么好的书或者设计方法可以推荐的 好梦

我:  为什么你一边喝着水一边喊着渴?这件事你想不清楚,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学习。你的碗底有个洞,什么时候你把这个洞堵住,水自然就来了。 再回复:洞是欲望。(你)只有欲望,而没有解决欲望的方法。

人老了,都有点爱嘚吧。 人老了,都爱操心看不惯。 人老了,都喜欢瞎鸡巴用排比句。 我就是老了,毛病都来了。 我就是老了,有些东西玩不动了。

“对时代的不适应到适应”是门必修课,这个适应并不是指你要精通它,或领悟它,而是适应它的存在。因为你要知道,余生你要与它共同度过。太多人缺乏适应性,所以被淘汰。当然淘汰是精英思想的角度,是从“高处”判断,对应的一方,真实体感是无从和孤独,嘴里念叨着“为什么”“凭什么”。而人作为社会化动物,首先要克服的就是无从和孤独。我们看今天的设计或图像语言,是越来越主张趣味和语言的,五年间的变化已经说明了一切,粗糙的粗暴的很快会被淘汰,房子太小,信息太多,住不下了。一个悲观的建议是: 即使搞不懂,也要学着去适应它,那个粗糙的时代要完了。

「匿名用户 提问:NOD老师,在2015年你微博发布了一条史上最难懂的动态表情包,竟然能动,觉得逼格很高,我也是从那时候关注你的,微信经常用你的表情,很多朋友也喜欢收藏了,我想问当时是什么灵感让你设计了这么一套“最难懂”的表情?」

首先我不认为它难懂,是微信审查时说它难懂,而且我自己发布后,很多人下载使用它,我把它放到Behance上很快被评为推荐设计,Adobe官方推特也做了推荐,说明它并不是难懂的。我猜测一下,为什么会有“难懂”的疑问吧?

首先,它让人的视觉产生一些错愕,因为它不是为了迎合大众审美而设计的,就是它不主动流行。但,不主动流行并不是不流行,这个概念要搞清楚。你看Lady Gaga,她就是不主动流行,但她很流行。王菲也不是主动流行,有不合作的态度在里面。这种例子非常多。我们为什么会喜欢她们?就因为她们有态度,让我们觉得这个世界再等下去会很有意思,我们也盼着有不合作的好东西出现。我不是要把我的设计比喻成明星,而是告诉大家,我觉得我设计它的目的就是给大家一个不一样的选择,让人看到在表情这个设计上是否还有别的可能性。

还有,我做的是一个篡改的工作,我做的表情是完全基于最基本的小黄豆表情,我没有设计这个故事原型——其实,这是我的真正目的,创作的目的。也就是,我改编了一部经典小说,把它拍成电影,然后它产生了全新的面貌,让人从另一个侧面去理解这个故事原型。我所理解的设计就是这个,我不编写故事,我只做更精彩的讲述者,故事都是客户提供的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微信表情包没有“设计”,都是编故事,讲段子。只有我在做设计,我很得意。

最后,对于使用者,以上我说的都不重要。你们觉得好就拿去玩,不需要知道背后的原因。

details 的日历快定稿了,名字也定了,就叫“左撇子”。

学习配色,可以学习拉斐尔,我是这样学的。虽然学得比较慢,但学懂了就很管用:配色里有古典味道是很高级的。日本和服设计也可以看,通过和服学配色。(配的两张图基本就是参考拉斐尔的色彩感觉,照顾整体感觉,所以再调暗)

有赚钱的绝招吗?没有。

有做设计的窍门吗?你说呢?

你要自己悟啊。

这里是修行的大殿而已。

我是扫地的和尚。

我没有耐心跟微博上的大众去解释这些,是我觉得他们与我无关,而且我预知这个解释的成本和效率,以及结果。微博每天塞给我一堆这样的人(自动推送关注的用户),他们并不是自己选择关注我,因为他们不需要关注我,我的观点和看法对他们是无效的无意义的。同时,他们的错愕和质疑让我非常尴尬。那是为什么微博傻逼!

我不介意大家把群内有价值的内容转发出去,但请注明出处。知识和经验不应该是封闭的。

nod

原文链接:《有做设计的窍门吗?

《NodYoung:有做设计的窍门吗?》上有1条评论

  1. 很有价值,我不写故事,但是改编故事,这样真实的故事才有设计感。用发现的眼光去对待作品,就是捷径。然后剩下的就是持续的努力与坚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