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开体制这一年……

一年前, 37 岁的我结束了按部就班的人生,开始进入一种自由职业的生活模式。自由职业是很多人的梦想,但真正选择之后,你要先解决吃饭问题才有机会在一年后写感言。

这一年里,我主要干了四件事——付费阅读、运营公号、定制产品和初次创业,各有体会,对于很多在大海里折腾的人来说,我不算游得最快的,也不算姿势最漂亮的,但好在人到中年离开体制,还能闲看繁花秋月,冬去春来,恰好碰上满世界都在说内容付费、知识变现,所以我也想谈谈实实在在运营一年付费阅读的感受。

为什么搞付费阅读?

为什么要搞付费阅读?为了吃饭!

虽不敢说第一,但我一定是微信公众号运营者里最早进入付费阅读领域的人之一,毕竟在我做付费阅读的时候,头部大平台“得到” APP 还没有上线。实际上,得到的付费阅读模式跟我一年前执行的模式几乎一致,不敢说谁抄了谁,但最起码英雄所见略同,不过它是头部资源,而我保持小、私、密的初衷。

我离开体制的原因之一就是言论脱离身份,面临的选择是或者停止说话,或者放下身份,最后我选择放下身份。

言论的尺度是微信公众号尤其是时评号的紧箍咒,或者像占豪那样做成主旋律大号,或者像王五四一样锲而不舍借光所有亲戚的身份证,或者有侠客岛背负尚方宝剑的背景,否则想要把一个政经时评号做成吃饭的平台并不容易,言论出格,死在各种举报上,言论不出格,头部优势轮不到你,别说吃饭,喝粥都够呛,一个朋友 20 万粉丝的号被封了后,眼神中的绝望如同女朋友拐着房子跑了,全职自媒体,这个风险很可怕。

辞职第一天,我跟自己说,别指望公众号赚钱,那是私留地,你想要有选择权,那块地得留着别乱种东西。在创作领域,我坚持松弛的人才能把事情做对做好,最终,我决定做付费阅读。一方面,付费可以督促我坚持写作和保证品质;另一方面,建立私密信息圈可以防止封号和举报风险。

去年的 2 月 29 日,我发了一篇推送——大雨搭凉棚,我要做付费订阅。年度会员制, 240 元一年,每个工作日推送,推送主题——米联储见闻。

之所以定 240 元,因为报纸是一元一份, 240 元意味着读者每个工作日花 1 块钱看一份推送,消费心理上来说,买的人可以接受,卖的人也没有压力。但具体要写什么别人会觉得值得花钱看呢?我没有什么名气,只是一个普通媒体人;也没有什么背景,没有名校教授、高管、董事的衔头,没有所谓的圈子;更没有什么值得贩卖给客户的人生经验,谁要看一个中年下海瞎折腾的已婚妇女谈人生感受?

当时我最担心如果只有十几个人订阅,我是否要兑现承诺写一年的承诺?同样是付费阅读,订阅量就是生命。其次,我担心写什么可以写一年并留住读者?即便干了 12 年纸媒,我也没试过天天交稿。但为了吃饭也管不了这么多,人人都能做到的事就肯定挣不到钱,你想挣钱就必须干点别人觉得很难的事。

不过,我运气不错,原因之一在于推付费阅读前,我因为外力已经很长时间没更新公号,虽不是刻意所谓,但从客观角度来说,达到了饥饿营销的效果。所以,当我推出付费阅读时,第一天就卖出了 400 多份,这意味着将近 10 万元的收入,而且是立刻到账。忐忑如我,立刻淡定,有十万元打底,我闷头写一年值了!

当时有读者问我米联储见闻是什么?我说不确定,但提供随时退费的服务,你觉得不好就退钱。为了降低门槛,我甚至设置了月订户,结果是在第一个月后或者转成年订户,或者自然流失了,毕竟每个月收费对内容创作者来说太折腾。

最终,在我招募的第一批 1334 名会员中,有 157 人是月订阅户, 1177 人是年订户,这里面有很多是我的朋友甚至前同事,大部分是素未谋面的陌生读者,我至今十分感激这批订户,他们当时对我的支持算是救命之恩,毕竟一个中年妇女的失业困境也很要命。

从 2 月 29 日我发出推送到 3 月 8 日开始推送,在没有怎么推广的情况下,我完成了大部分付费会员的内招募,实际收入很透明,相当于一份资深深度记者的年薪,这意味着如果能坚持把付费阅读做好,养活自己没问题。

运营付费阅读成本高吗?

付费阅读并不是新鲜玩意,我们买的每一本书都是付费阅读,只不过借助互联网,我们打掉了书籍模式下付费阅读的中间环节,降低了门槛。比如,如果要出书并获得稿费,首先要被出版社看上,但不被出版社认同并不意味着你写的东西没有人看,只是一个数量问题,出版社要养活一大家子人,要养活印刷机和纸张,对出版物有刚性标准,达不到刚性标准,过去就没有办法靠付费阅读吃饭。

互联网的好处其实是将这个刚性标准软化,你的内容可能达不到刚性标准,但依然有小众需求,互联网让这部分读者和内容制作者点对点连接,也就为所谓的内容变现提供机会。

既然是运营,必然涉及成本,一本书可以给作者的版税不到四分之一,那么付费阅读的成本在哪?

利用现有工具进行付费阅读运营其实成本不高,可以利用的现成工具很多,运营环节八仙过海。一年前我做付费阅读时还没有现成的付费阅读社区工具,比如小密圈,利用已有的微信、微店和支付平台,也可以打造一个小型付费阅读闭环,如果不请人,零成本,唯一的难点是持续的脑力输出。

用户通过微店付费进入付费群, 1300 多人被分在三个用户群里,两个可以讨论,一个完全禁止讨论只发布信息,这是根据用户的要求设置的,有人不能忍受每天大量的信息刷屏,所以要求禁言,这是一个很诡异的体验, 300 多人在一个群里,除了我几乎没有人主动发言,似乎是一个死群,但是只要有人违反规则发言,立刻会跳出一群人来制止发言者,感觉像是一对成年人憋着在玩谁是木头人,非常有趣。

另一个大家关心的运营点如何防止付费推动不会被私下转发。实际上,这是一个防君子不防小人的事情。没有任何一种方式可以彻底防止盗版,即便是几十万美元一年的财经报告,一样有办法盗版或转发。

在现有付费阅读平台上,出于对人的基本信任和约定来制定规则。事实证明,付费用户拥有基本的契约精神,尽管我默许读者可以将文本转给家人,但依然有读者自己订一份,妻子或丈夫也订一份,我相信这里面有尊重原创者的心思,我很感激。

如果某一天内容恰巧不错,有读者会发给朋友看,实际上也算一种推广,有时候,会员之间甚至会互相监督,感觉大家都特别真挚诚恳,让我得到了很多正能量。也有会员会不断推荐朋友订阅我的米联储见闻,因此,我对高盛百余年来始终坚持选择客户深有同感。选择最优秀的人去服务,最终你也会跟着成长,付费阅读就是一次选择客户的过程,当服务这个优质群体时,你只要专注于考虑你的内容是不是能得到认同和尊重,并相信你的读者,毕竟谁也不是傻子,更不要说愿意花钱买付费阅读的人。

写什么?写什么?写什么?

写什么是付费阅读的终极难题。

即便是在“得到”上做得最成功的李笑来,我相信他也会很快面临选题的痛苦。我做了 12 年的纸媒,做记者最痛苦的事情就是选题,每周报题会上大家都像集体便秘一样坐立不安。对于所有原创号来说,油尽灯枯只是时间问题,一个人才力有限,李白也不是天天能榨出汁来。

周星驰在 1992 年大红过后曾问自己:如果有一天人们看厌了我的表演怎么办?写付费阅读,也要问自己,你能写什么,写多久?

我推出的产品是每个工作日都写,有什么东西天天写、写一年,还值得人家花钱看?这也是我为付费用户提供退款的主要原因,因为没有试读,必然有人抱着期待而来,最终失望想离开,就要允许别人选择后悔。

对于退款用户,我从未问过为什么退款的问题,正如分手不要问为什么一样,选择退款你还问为什么,无疑是自找耳光打,非要人家说出你长得丑或是写得不好这样的话,不是找虐吗?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,你选择订阅,我感谢支持,你选择退款,我亦很理解,好聚好散才是硬道理。

最初运营时,不断有会员要求,希望写某个内容,有时候我宁愿选择退款,而始终坚持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。不是我不尊重读者,而是 1000 多个读者,如果跟着读者的走,最后我会丧失自己的判断,出入自由,但规则我定,这很公平。

最终我选择了新闻时政点评这个方向,好处是,你有数不完的题材,新闻每天发生,焦点各个不同,永远不用担心没东西写,过去一年,白天我收集各种资讯和信息,晚上推送一篇当日的米联储见闻,一般来说,每天阅读量在 5 万~ 10 万字,每天推送的字数在 2000 ~ 4000 字不等。因为采用私密的传播方式,我也算躲开了大尺度的监管,对于时政类评论来说,也算是一种夹缝里的生存。

这一年下来我写了 224 篇评论,其中 19 篇因为各种举报被删除,总字数大概在 40 万~ 50 万字之间。从字数上看,我挣的是一份辛苦钱,所以,这也是很多人不看好付费阅读的原因,在很多人眼里,有前途的行业是躺着挣钱的,但这个世界除了坑蒙拐骗可以躺着挣钱,真正能长久发展的还是那些挣辛苦钱的人。这一年来新闻简直比大片还精彩,这也算是我这个内容创业者的风口吧。

卖付费阅读是卖圈子吗?

很多人认为付费阅读是在卖圈子,尤其是头部大号的大 V 们如果愿意开付费阅读,一定会有人花钱去混圈子。

不排除最初加入米联储的会员有这种想法,也有不少保险从业人员加入,但做付费阅读要理解这种需求,要平衡这种需求。

读者群 500 人,各行各业,各不知底,即便都喜欢一个公号作者也存在巨大认知差异,比如王宝强事件就曾在群里引起非常激烈的对垒和争吵,不同价值观碰撞得厉害,非常神奇的是这里有对党和国家高度热诚和忠诚的读者,也有对民主自由极度追求的读者,很多时候,两种观点会在群里互不相让,对立决绝宛如我们这个社会。

有些读者也会因为跟我个人价值观的不同选择退款,我都能理解,而多元化正是我所追求,除了不能轻易打广告和恶意攻击他人,我没有制定任何限制,得益于群友们素质确实比较高,理性表达,多元声音,每天都有上千条发言记录。一年下来,很多人在群里成了朋友,并各自分享资源,又拉出了投资群、卖梨群,七七八八,宛如一个小社会,也有群友在群里诉苦,家长里短的说些私事,大家七嘴八舌出谋划策。大多数时候我都旁观没有参与,恍惚有些回到旧时街坊之间那种亲密的人际关系,唯一的区别是大家互不认识,却格外真诚,运营一年,没有群友互欺互骗、互相伤害,大家能有效沟通和交流,个别没找到对象的基本上是 24 小时在线为群友制造话题,都成了米联储这个社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每个会员都与我一对一加微信,他们有任何问题也可以随时咨询我,我尽力帮忙,无形间等于多了 1000 多个朋友,如果说他们都是冲着圈子来的,我不认同,人与人之间还没有这么势利,社交需求是多层次的,并不是所有的社交都非得算计。

因为是付费会员,讲白了就是衣食父母,我能控制的资源也会尽力倾斜,米糕新闻日记的平台能得到的资源和福利我都尽力向付费会员倾斜。五星级的房券、顶级水准的棉织品、北京网球公开赛门票、上海食博会门票,凡是经我手可以决定的福利,我都尽量送给米联储会员,一方面是感激他们在我创业之初的支持,另一方面,作为一名资深金牛座,我希望会员有物超所值的感觉。

年底的时候,我组织了一次米联储会员大礼包的年度活动,由会员出礼品,我来负责流程把控,免费让其他会员享受福利,最后我通过宣传推广的方式来回馈资助产品的会员。即便只有 1000 多人的社群,最终募集的礼品超过 600 份,其中不少价值超过 240 元的订阅费,所有会员都可以以 1 元的价格去秒杀,即便大家都是成年人,礼品也许不值多少钱,但是同享共乐的欢愉还是让不少会员觉得挺开心,从组织这个活动到 600 多份礼物全部发送完毕,没有一分钱的中间利益,也没有任何合同约束,大家凭着互相信任和支持,顺利把整个活动拿下,效率之高超出我的想象,我想这才是所谓互联网的魅力,一个社群就这样变成一个小世界,一个属于成人自己的私密空间,我们尽力在这里践行我们希望拥有的价值观,在匿名的保护下做一个真的自己, 240 元,好像还是值的。

当然,是不是值,我说了不算,最终要看续订率,去年最初招募时,我的会员数量是 1334 名,中途各种原因退出的人数是 31 人, 2017 年度会员老会员续费已经结束,老会员续费的人数是 1211 名,续订率为 90.8 %,我挺知足,相爱易相处难,过去一年,我每天晚上写篇东西,一年之后,你们还愿意留下来,这份情谊实属不易了。

如果你问我付费阅读有没有市场空间,我可以告诉你,有。最起码可以给你一份体面的收入。但如果你问我付费阅读能不能挣大钱,我也可以告诉你,知识尽管珍贵,但总是供过于求,付费阅读并不像你想的那么有市场前景。最起码愿意花钱看资讯的人比一般人更理性、独立,你需要尊重他们,提供你力所能及的知识,而不是把他们当成流量在广告商之间贩卖。毕竟,聪明人的钱是最难赚的,但如果你可以赚到,而且最终还跟他们成为朋友,那么你们或许可以一起想到其他的办法赚所谓的大钱,但那与付费阅读无关。

2017 年,米联储新会员又开始招募了,有了过去一年的运营经验,今年我不再提供退款服务,需要试读的朋友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米联储,上面有去年部分内容的试读。感谢今年小密圈的上线,使得付费阅读有了更好的工具。

如果你也想加入米糕的付费阅读社区,长按这个二维码付费可以进米联储见闻小密圈,希望新的一年你我继续有所得!新会员的年订阅费用为 360 元,欢迎加入。

原文链接:离开体制这一年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